悠久

现代比古代寂寞多了

这两年,似乎为了追赶时间忘记了必要的思考。思想被划了几刀,成了了无生趣的片断。我希望把我的行动都串起来通向一个处所。我希望在浇花的时候想起天边的云。

五洋客栈

断桥刹那灯灭

梧桐懒托怪掌

行歌以答柳儿愁

哈尔滨

金鸡湖日落

北京百子湾

晚不了安的黑夜,以及越早越难入睡的眼睛,
透过了晨,这一天,悲哀来的无所谓,欣喜来得无所谓,南宋御街啊,其实今天有点美。糟糕的一天呵,也只是糟糕,不用记得和忘掉。梧桐树啊,托着几百年的手掌,累吗,可是美啊。

西湖东醉

黑夜倏忽而来
断桥刹那灯灭
梧桐懒托怪掌
野风轻卷落叶

苏堤原非白堤
老街踏过新鞋
御街魂断南宋
明月一梦千年

那般情思 容颜休
何饮青梅酒
独醉五洋楼
灯影催人瘦
临风吼
但见湖水露白皱
行歌以答柳儿愁